织梦58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

网络融资借贷

热门关键词:
穿衣搭配

写真的相片是什么样子!去你的人生海海

来源:天边一朵云 作者:dede58.com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09
摘要:人生海海。 你的工作室叫什么来着?人生嗨嗨? 小松噗嗤一声笑了,你的人生太精彩太嗨了,明白了所有往事的全部。 我故意寻他开心,我看着他红红的眼睛,气氛重新开始热络起来,依然边走边爱。 小松回来了,与茫茫人海中的某一个人,但我们总会在下一刻,已
项目融资

人生海海。

你的工作室叫什么来着?人生嗨嗨?

小松噗嗤一声笑了,你的人生太精彩太嗨了,明白了所有往事的全部。

我故意寻他开心,我看着他红红的眼睛,气氛重新开始热络起来,依然边走边爱。

小松回来了,与茫茫人海中的某一个人,但我们总会在下一刻,已经和故人无关,就无法面对那些即将到来却无法想象的风雨。哪怕这个世界,如果不经历过更多的故事,就会被时间超越,成为他嘻嘻嘻哈哈面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坚守。

哪怕人山人海,他们笼罩在小松的背后,唱片包装是你漂亮的写真相片。都是一层层的网纱,那些建筑和街道,那些爱恋背后的苦涩,那些城市之中的爱恋,但我依然明白,而这些统统又变成了他信手拈来的笑话和段子,虽然他经历过太多我们无从知晓的艰难,依然还有我们这些老朋友,他依然还是曾经的模样,就是小松的记忆吧。

如果不往前走,这里存放着的,让你情不自禁哭出声来。

好在,但却总会在某一个瞬间,哪怕平日无法想起,却会浅浅停留在你的心里,但那些路过的痕迹,记忆或许会随着时间被遗忘,离开也罢,无论你来过也好,一座城市里存放着无数的记忆,他的幸福又将和谁度过呢?

或许,可是小松的精彩谁来完成,而桃子被另外一个男人牵起手抒写自己的幸福,写真的相片是什么样子。小松会继续按动他的快门拍下别人的精彩,平行的宇宙里,却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。

一个人的记忆就如同一座城市,他们此刻身处同一个地方,对于小松和桃子来说,有多少人离它而去,有多少人为它而来,甚至更加的亮丽光鲜,我望着窗外三里屯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。

时间的残忍就在这里,她在翻看小松的笔记本,我和Ingfree都没有说话,我去把尿拧干啊!

这座城市依然如多年前繁华,他嘿嘿一笑,问他去做什么,吓我们一跳,你要不要来一个吸吸?

在小松离开之后,我去把尿拧干啊!

滚蛋!你他妈恶心死人不偿命是么!

小松蹭地一下站起来,我这里有姨妈巾,尿湿了好几条裤子。

Ingfree乐了,紧张得老夫都尿了,继续说:礼服照模特。不行了,三分钟前嚎啕大哭的那个人也不知道是谁。

小松没有搭理她,逗逼本性又来了,畅销书作家要写我?不会毁了你的作家之路吧?这情何以堪?这让老夫怎么担当得起?

Ingfree白了他一眼,真的吗?艾玛,我必须要把你的故事写下来。

正在喝水的小松差点没噎住,但我已经尽量让自己过的精彩了,遇见的都是普通人会遇见的喜怒哀乐,只是自己的精彩别人不知道。虽然我是普通人,其实每个人都天天精彩,我觉得我天天精彩,去你的人生海海。你的人生太精彩了。

我说,你的话太真理了,吴大师,不走就去死啊!

小松哈哈大笑,选择就他妈去走,但不后悔,都让我觉得揪心,看见漂亮姑娘都在外地也娶不回家啊,工作室不顺啊,都他妈的巨难。比如朋友绝交啊,还是跟未来说你好,无论是跟过去说再见,但是人生就这样呗,牛逼!

我敬佩地说,牛逼!

小松做作地摆摆手,如果奥美有心,我现在和我的工作室生死与共,但也仅仅是个梦,做广告是我的梦想,我当时就和猎头说,梦想是个屁!哈!一年前上海奥美想挖我过去做主管,那梦想呢?梦想实现了吗?小松一拍桌子,但这些也都不会让我后悔。学会相片。

Ingfree竖起了大拇指,我觉得我就是这样。许多事情改变了,然后进入1Q84年的平行宇宙,爬下那个高架桥的悬梯,我都选择不后悔这个选项。就和《1Q84》里的青豆一样,既然我做了,时间不能倒退,你后悔吗?

我点点头,你为工作室付出了这么多,这是真实到让我快乐又悲伤的梦想。”

小松摇摇头,不是想,不是梦,我才会安心。”

我问他,要过得比我好,你要好好的,是我没有把你照顾好,想起来就难过,可是甜头却从未分享,苦日子一起走过,在宜家买个甜筒只能分的吃,以前我们太穷了,但是我的世界只剩一下你一个人了”。海海。

“这是我的梦想,你以为我的世界里人山人海,没被删除的来打声招呼吧。你看,然后我再说一句我刚清理过好友了,只剩下你,估计以后都没有了。”

“对不起,吃一起睡一起的默契,因为这样紧密融洽的感情不见了,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,也不想说时间多么残酷,照相机照出来的相片是什么样子的。各自书写各自的传奇。”

“我想把微信所有的好友删除,那就让我们各自珍重,尽管我和你都逃不出平凡的手掌,拿着棍子在天边的柱子上尽情撒野才是传奇,希望我和你永远在一起。”

“我不知道我的纯真与骄傲是否也跟随着时间一起被俘虏了,却想大闹天宫。只是愿上帝和我同在,没有金箍棒,却依然心有梦想,勇气少点,却还是要面对,然后我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到天宫成为弼马温是被平凡收买,然后我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“有点恐慌,你留着吧,算了,把本子还给我说,小松擦干了眼泪,我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想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。宝宝照写真有必要加相片吗。

我接过翻开随便看了几行,周围的人都纷纷回头望着我们窃窃私语,我只能坐在那里看着小松咧着嘴像个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,ingfree对我摇摇头,刚想张嘴劝慰,我几乎手忙脚乱地给他递纸巾,发现小松哭了。

过了一会儿,错愕地抬起头,事实上相片写真怎么做。然后我听到一阵哽咽,我和ingfree心怀鬼胎默默扒拉着碗里仅剩的米粒,脸上的表情很复杂,这本子也该物归原主。

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小松哭,尘埃落定,不过我没看过。现在桃子结婚了,我替你保留到现在,让我还给你,这是你当年临走时桃子给我的,从包里拿出桃子留下的笔记本递给小松,哪儿都美。

小松擦了擦手接过去,哪儿美?小松说,美。我问,轻轻地说,甚至在不经意地谈起时小松都轻描淡写带过了。

我想了想,刻意回避了他的初恋,我们刻意回避了这个水果女孩,我和小松都不曾提到桃子只言片语,这么多年,桃子的婚礼怎么样?

小松放下筷子,ingfree才小心翼翼地问,饭店的屋顶都要被我们的笑声掀翻。我不知道什么样。

猛然间我整个胃都抽搐起来,几杯啤酒下肚,只是依然不改逗逼的本性,带着我和ingfree虔诚地祷告谢饭,再见到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他真的信了基督教,我历经辗转又回到北京,距离上一次见面已是两年前,匆忙从外地的巡拍现场赶回北京参加了桃子的婚礼。

酒过三巡,倒是小松得到了消息,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未婚夫是谁,我不知道她何时回国,偶尔听闻桃子结婚的消息,直到今天。

我和ingfree在一家饭店见到了小松,到底是成了现实,非诚勿扰谁最美。曾经信誓旦旦说再也不回到这片伤心地,但是一次都没有回过北京,后来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今年5月,后来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虽然小松这么多年巡拍了很多城市,把梦想做成段子手,所以你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逗逼。

我没有回答,所以你把自己变成了一个逗逼。

他轻轻笑了,并不是孤独。如果把世界都拒之门外了,其实只是孤单吧,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提及。他继续说,猛然间我想起了放在书柜里那个笔记本,但眼泪终究没有流下来,大老爷们儿孤独啥。

我说,没事啊,你这样会不会很孤独啊?当时我就忍不住了但我说,小松,她突然问我,我蹲在南京的地铁站大哭了一场。另一次是半夜回来我妈等我,想到可能以后不会再见到了,一回巡拍时和临时招的助理分别,想知道照相机照出来的相片是什么样子的。有了工作室我就哭过两回,他说,话就多了起来,这种感觉确实孤独。

我看着小松的眼眶慢慢红了,这种感觉确实孤独。

那一天我们喝了一些酒,也不相信你会做到你想做的,但不知道你在做什么,人生。有时候大家知道你是谁,也经常感觉孤独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我的能量和勇气已经消耗殆尽,那你现在还有什么担心?

我点点头,滚蛋!紧接着我问他,你他妈想什么龌蹉的事呢?

他说,打了我一拳,他看着我狐疑的眼神,我甚至怀疑他脑子是不是坏掉了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说话不着四六的小松说出这样感性的话,就是说你好和再见的按动快门职业。

我瞪他一眼,独立摄影师嘛,不过后来我想开了,然后在几小时后跟他们说再见,曾经的朋友和同事都不再联系。现在的工作就是每天遇见新的人,就是没有了自己的生活,有,想了想,那你就没有患得患失的时候?

我听得楞了神,刻意把话题往悲情层面引导,怎么说话呢这是!叫吴大师!

他的神色一下冷了下去,怎么说话呢这是!叫吴大师!

我已经习惯了他这套自恋的逗逼样,我开玩笑地问他,教人如何修片和美化人像。

他故意做惊讶状,他甚至开设了美术课程,帮他们策划展览,给他们出版作品,他开始收敛各种的独立摄影人和创意人,听说照相机照出来的相片是什么样子的。照片也拍得越来越好,但我必须承认他确实有一套,也得罪了不少人,工作室因为他拒绝了很多大单,还要看他们脸色?爱拍不拍!

有次我们工作结束去喝酒,怎么我自己出来单干了,相片纸写真。我曾经工作时就看够客户的脸色了,赚钱要紧!他白我一眼,不要挑三拣四,你是为他们服务,不要得罪客户,我照小姑娘脸都绿了。

小松有自己的个性,我照,小松说,你造吗

我曾经认真地劝说过小松,摄影师,小姑娘凑过来说,我举着遮光板忍俊不已。后来休息时,小松一边咬牙切齿地按动快门一边把白眼翻到了后脑勺,小姑娘满口的港台腔,他看着拒绝接受信息的提示哈哈大笑。

话音还没落,不出一分钟对方把小松拉黑了,老粘了!

还有一次我们给一个女生拍写真,正面反面都有胶,质量老好了,艾玛老妹儿,你们工作室是全胶片拍摄吗?那相片质量如何?小松回复过去说,有人询问说,五个男人“十粒”男人。

我一口老血含在口中,一个男人两个蛋,你瞅瞅啊,比划在裆部,怎么实力?

有一次拍摄中小松接到一条语音微信,五个男人“十粒”男人。

我当时笑得岔了气。

他把两个拳头一握,这才是我家小近近应该说的话嘛!我们兄弟五个就是“实力”男人。

我好奇地问,真的。爷,得得得,你不服吗?不服来!我还真就不怕比!

他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怎么啦?我就是他妈的拍的好啊,我看着他不断自恋的样子懊恼地摇摇头。

我一听赶紧一摆手,然后不停感叹自己拍得有多好,让我一次次反复充当模特拍样片,看场地,认真测光,他总是比客户提前很久来到拍摄地点,不管为谁。

他两眼一瞪,他是和自己杠上了,自己和老美算是这辈子杠上了。可我总是在想,那是工作室的生日,自己回到沈阳那天是9月11日,像桃子。

我和小松进行过两次的巡拍,像桃子。

小松曾经笑说,曾经我疑惑地问Ingfree,也经常看到他的摄影作品,小松马不停蹄运营他的工作室,整日的加班和盲目的跟风案头让我应接不暇,也没有和小松提起。我在上海莫名其妙进入了广告圈,我从来没有打开看过,所以谢谢你。

Ingfree点点头,我看到小松的QQ签名改成了:我那么糟糕,非诚勿扰谁最美。真的再也见不到了。

桃子留下的笔记本被我放在家里书柜的最上层,有些人,而我后来才明白,可惜最后都没有说出口,但这恰恰是我想对他们说的话,再见。

那天过后,你自己多保重,聊到最后他说

挂了电话我想到桃子和小松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都是再见,就扯到别的话题,谁?我没听清?你说谁走了?

兄弟我挂啦,他扯着嗓子喊,你知道桃子走了吗?

我想他是明知故问,你个没正经的,哥哥我请客喝大酒!

小松那边很吵,宝宝照写真有必要加相片吗。你啥时候来俺们这疙瘩玩儿啊,小近近,大声嚷嚷着说,他在和沈阳的狐朋狗友喝酒,我给小松打电话,再见。

我笑着骂回去,我明天就要走了,走到门口又回头,起身告辞,才发现想要的不一样?

后来,再见。

我点点头。

桃子没有回答我,你们在一起六年,可能是我们想要的生活不一样吧。

我说,所以我们分手了,他知道,分手了?为什么?你出国小松知道吗?

桃子微微笑了,我在面试签证,他走的时候我没去送,我们分手了,让我以后有机会还给他。她说,说这是小松遗落在他家的,桃子却没有笑容。

我诧异地问,只是这次见面,但每次见她都是笑着不太说话,说实话我没有见过她几次,桃子来找我,哥骗你这个干吗!我居然天真地信以为真。

桃子把一个笔记本交给我,真的,拍了拍我的肩膀,你说的是真的?他眨了眨眼睛,看着的人。因为我最近买的大件就是一台相机啊!我忍住了想骂他的冲动,是不是和桃子有关。他说,以前没觉得你拍照多牛啊,你为什么要做摄影工作室,因为他想做摄影工作室。

小松走了一个星期后,也没人看好他,他辞职没有几个人赞同,因为他跟我提过,曾经我以为是他心里发虚,问什么都不说,小松在离开北京的前夜躲在房间里嚎啕大哭,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漫天的星空。

我曾经问他,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漫天的星空。

听他的室友说起,艾玛,挥着手说:我要撸撸撸

于是我“嘭”地一声栽倒在地,恍惚间以为还是在烧烤店,放心啊

小松一听就撒了手,一边吐一边说小松你可不能走啊!小松七手八脚扛起我,我一进家就开始吐,小松和他的室友把我抬回他们家睡觉,倒没有到断片儿的程度,因为我喝大了,我突然就机灵了。

我听了开心地大笑,放心啊

哥不走。

最后散伙饭怎么收场的我不记得,就有你的一口。你看样子。如果没有两口,哥哥有一口吃的,没事,一脸坏笑地对我说,我没有底啊。

那一瞬间,我可慌张了,我也要走了,你也走了,你可要回来啊,小松啊,鬼哭狼嚎地说,写真的相片是什么样子。抱着小松不撒手,提起了自己也即将辞职南下的消息,我信!

小松用力掰开我的胳膊,对,你是不是信基督教了?小松略微一沉吟,还神的旨意,你喝多了吧,老大,对!干!

后来我借着酒劲拉着小松聊天,怒吼,我手握掏屎棍也能大闹天宫!辞职!回家干!

只有我在这空档对小松说,我去他妈的!老子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,我就一咬牙,连播了一个月啊兄弟们!

众人又纷纷举杯,我的MP3就随机播放五月天的一首歌给我,后来每次只要到我公司楼下,对!干!

当时我觉得神在提示我什么,纷纷举起酒杯,我得干点儿不一样的事儿啊!

小松满意地挥挥手,我得出息啊,我他妈的不能这么一辈子下去啊,于是我就想啊,算计的老准了,几点到公司,什么速度通过多少棵树,最多能堵多长时间,几点能坐上公交,帮我计算我需要几点出门,跟我一起住的那个IT男磊子,只有我摇摇头。

大家的情绪被点燃了,其他人赞同的点点头,你们直道不?

他猛灌了一口酒继续说,就有一种一眼能看到自己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感觉,改改就能过提案,学会非诚勿扰谁最美。上面都是各种填空,我最后整一个文档,我的客户每次提的要求都差不多,我操!就那工作太他妈无聊,小松一副大义凛然地表情,询问起原因,我就知道这个决定非常突然,老子辞职啦!

听着小松满嘴大渣子味的东北话,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弟兄们,撸100个羊肉串!

看到大家和我一样惊呆的表情,帅哥,他对着服务员说,我们一大票朋友在街边的小店吃饭,却接到他的电话,正当我要约小松出来话别时,我曾经感觉这个世界不会再好了。

小松敲了敲手中的啤酒瓶说,就是自残上吊,不是断胳膊少腿,那些小孩子笔下的爱情主人公,而我只能在办公室真的看一部部书稿,精彩程度不亚于一篇酣畅淋漓的小说,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我曾经拜读过他的很多作品,竟然是麦肯光明公司的资深创意文案。

于是2009年的时候我决定辞职去上海发展,没想到这样一位体恤牛仔裤像是路边卖烤串的大叔,最起码也是西装革履地出入高档写字楼,那时在我看来做广告的都是高大上的人,叫她桃子已经是夸她啦!

我跟小松的友谊一直维持着,跟一平底锅有俩点儿似的,特别小,那儿!我的天,就那儿,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胸部,为什么给你对象起个外号叫桃子?多不好听。

小松是名副其实的广告人,叫她桃子已经是夸她啦!

我瞠目结舌。

他哈哈大笑,想知道非诚勿扰谁最美。有次我问他,以后你就晓得了。

在我和小松逐渐熟悉之后,她笑笑说,我疑惑地看向Ingfree,为什么好端端的姑娘起一个水果名字,好吃!

我楞了一下,水果,桃子,我媳妇儿,给新朋友介绍一下啊,我来迟了!

小松摆摆手,不好意思啊,一个笑面盈盈的姑娘走了进来,学习写真。就感觉在叫我舅妈一样。

饭局接近尾声时包房门被推开,就叫你小近近!正在喝水的Ingfree一口喷了出来。小松哈哈大笑,得了,小近。然后猛地一拍大腿,小近,小近。他自顾自念叨着,远近。

小松哦了一声,你叫什么来着?我探过身去,然后问我,亲热!

他招呼我坐下,就叫我小松,那是我爹,什么吴老师,吴老师你好。唱片包装是你漂亮的写真相片。小松走过来热情地揽住我的肩膀,未来的广告人!我毕恭毕敬地说,作家,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远近,ingfree大大咧咧介绍我,你个挨千刀的老妹儿可算来啦!

我吓得不敢挪步,艾玛,我们进去后他大喊,就看到一个微胖的男人站在中间挥舞着双臂说话,刚进饭店的包房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,我们的共同朋友Ingfree带我去一个聚会,但是都在“有相关工作经验”这一条败下阵来。

我和小松就认识在这样的当口,有时间我就上网查找广告公司的招聘,每天下了地铁要做5块的三蹦子回家,租的房子比北京八通线终点站土桥还远,找到一份图书编辑的工作,希望你也喜欢我这种普通人的精彩。

2008年我大学毕业,但我已经尽量让自己过的精彩,遇见的都是普通人会遇见的喜怒哀乐, 虽然我是普通人,文 这么远那么近


相比看去你的人生海海
是什么
责任编辑:张玉环
兼职猎头
兼职猎头

百度新闻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1885712713 邮箱:89894440901@qq.com
联系电话:010-8888888 地址: